《大江大河》编剧透露:有个角色充满悲情色彩

浏览量:19 次

新京报讯 (首席记者 刘玮)《大江大河》改编自阿耐小说《大江东去》,讲述了自1978年起改革开放第一个十年里,国营经济、集体经济、个体经济的典型代表宋运辉(王凯饰)、雷东宝(杨烁饰)、杨巡(董子健饰)等人在变革浪潮中不断探索和突围的浮沉故事,该剧也让北京卫视夺得同时段收视冠军。新京报专访该剧编剧唐尧,他详细解释了对剧本做的改编,列举了原著的不同。


宋运辉和爱人拍照。图片来自网络


增加戏剧冲突戏


比如宋运辉上大学的波折,让他在革委会中背《人民日报》,就是一个戏剧性设置。小说当中一笔带过的政审过程充斥着革委会主任说的“社会主义大学不是给他们家办的”这句话,在电视剧中,把这句话做成明确的设计,让宋运辉面对政审时遭遇困难,让他直面这种困难,突出这个角色和一个机构之间的不对等。唐尧认为,宋运辉虽然在1978年,但现在的年轻人也一样会有这样的生活体验,第一次去外地上学、去大城市求职谋生,一个脆弱的少年第一次走出家门,就面临着一个他解决不了的问题,这就需要把他内心的脆弱孤独和无助,通过这种直白的冲突表达出来。这是一个把人物内心外化的过程,是把文学性的叙述变成了影视化叙述。


金州厂


唐尧突出了水书记和宋运辉的危局,原本小说里的水书记并未大权旁落,始终高高在上,剧本把他设计成即将退休。通过这一老一小两个边缘人对金州厂的责任和爱,来凸显宋运辉执拗的性格,也用金州厂群众的漠视和僵化来反衬出宋运辉和水书记的积极和热血。


雷东宝感情


书中的雷东宝和韦春红原本是酒后乱性的邂逅,剧本把原本的肉欲之间的勾连改成了类似于两人内心的惺惺相惜,可以相互两肋插刀的一种关系。韦春红被塑造成一个“侠女”。



杨巡借钱


把杨巡从东北做生意的线索移植到了金州。这是为了增加他和宋、雷之间的勾连,杨巡借老李的钱也改成了借雷东宝的钱。



隐藏三个男主角阴暗面


在唐尧看来,原著作者阿耐写故事的方式更侧重于一种冷峻的旁观者的眼光,她把人物的内心用白描的方式分析叙述出来。“我更愿意看见人世间美好积极的一面,这些人物是有亮面和暗面的。”比如小说里更多写了宋运辉的隐忍和心机,唐尧更多表现他的坚韧。雷东宝和杨巡也是如此,“我更愿意看见他们亮色的一面,那些阴暗面不是没有,那些是原著中非常深刻的对人性的描摹。阿耐观察世界的角度更现实更冷峻,也更残酷一些,我要改变这种视角,给这些人物一些光,勾勒他的人生,这其实是改变叙事角度,这是改编最大的难点。”


不在每件叙事上均匀用力


全剧的节奏紧凑,第三集姐姐宋运萍和雷东宝初次见面,第八集两人就结婚了,第一集姐弟俩还因为家庭成分上不了学,第三集宋运辉宿舍舍友的大叔家就摘掉了右派的“帽子”,第六集宋家的“帽子”也摘掉了。


唐尧说,他偏好快节奏,《大江大河》是一个跨了十年以上的戏,三大主要人物的命运交织,几十个旁支人物的体量,造成了在每一个事件的叙事上需要做到快而不乱。如雷东宝、宋运萍之间的爱情,小辉在大学、在金州的命运,“在这些人物的命运节点上,我会着重笔墨,而那些能够一笔带过的戏,我也从不吝惜。我们就是大步地往前走,大江大河滚滚向前,没法在那些小的细枝末节上停留太多。”


知识点:伤痕和可乐


《大江大河》第二集,宋运辉在宿舍中,他的室友虞山卿拿出一本《及其它》,对宿舍里的其他人说:“我建议你们也应该看看,这本书太好了”。这本书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唐尧:虞山卿读的伤痕文学,是我加进去的,是不断用各种细节突出时代的烙印。


梁思申口中那句“have a coke and a smile”,是可口可乐为纪念中美1979年建交而设计的广告词,这是原著还是改编时添加的?


唐尧:我不喜欢旁白,也不喜欢打一个1979年的字样,我愿意通过镜头语言的细节、人物的生活状态,来告诉大家这是在哪个时代。梁思申拿出可口可乐来说出那句广告词,是改编时增加的。梁思申有一个在美国的外公,也通过一罐可乐交代出来。海外关系既折射了人物的身份、背景,又折射了时代特点。


角色剖析

宋运辉 体现不同时代人的共同情感


“单纯、固执、执着”,王凯用这三个词来形容宋运辉的性格,在乡下插队的宋运辉每天除了养猪就是读书备考,上了大学则一心学习、进步,进了工厂则孜孜不倦地钻研技术。他心思单纯,做起事情来心无旁骛,被同事寻建祥打趣是“累不死的宋运辉”。这种不服输甚至有点傻乎乎的韧劲儿一直贯穿了宋运辉的整个奋斗历程。


宋运辉是一个“外界环境很嘈杂的时候也可以保持安静的人”,王凯解释说,在其他剧组拍戏之余愿意和大家多交流,但在拍《大江大河》期间却极少参聚会。在生活上也“做减法”,就为了让自己能保持“安静下来”的宋运辉式状态。


  ★编剧阐述:宋运辉在那个环境里无助而虚弱,像每一个经历过少年时代的人一样,每一个不同时代的年轻人,其实我们在求职,我们在走入社会的时候,都经历过这些脆弱的少年人和庞大机构之间的不平等的对话,也许是一个公司的人事处的面试官,也许是一个政府机构办迁户口的办事员,也许是一个学校里不怎么待见你的老师。这是不同时代人的共同情感。


雷东宝 粗豪之外也有狡黠一面


剧中的雷东宝是一个退伍军人,有着天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面对家乡穷困的面貌,“要让小雷家过得比城里还好”便是他最质朴的愿景。在杨烁看来,“他是军人,雷厉风行,敢爱敢恨。他有担当,他觉得自己身上承担着责任。大部分人活着都有一个目的,体现自己的价值,雷东宝也一样。”虽然文化水平有限,雷东宝却十分善于听从他人的意见,也因此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好学的人,当他遇到什么困难,有什么不懂的就会去请教别人。他是一个能听进去话的人,也是一个很爱琢磨的人。”


雷东宝除了扣人心弦的农村改革之路,宋运萍的爱情之路同样动人。谈及剧中感情,杨烁用了两个词加以总结:真挚,纯粹。“人这一辈子就应该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有一个人必须一直刻在你的心里。就像祖辈、父辈的爱情,单纯又质朴,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编剧阐述:我是在原著里粗豪的一面之外,着重写了他的狡黠,作为一个成功的农民企业家,他不可能没有这种狡黠,他的管理方式,他的勇于创新,这其实是小说当中已经写得很突出的。至于杨巡,我改变了他创业的地点,其实是为了增加人物之间的勾连。


宋运萍 善良坚韧、外柔内刚



“善良坚韧、外柔内刚。”童瑶这样总结宋运萍的人物特质,如果说宋运萍和弟弟宋运辉之间是互相需要的一个支撑,爱人雷东宝则是宋运萍的一个依靠。童瑶用“肩膀”来形容雷东宝对她的意义,因为弟弟上大学走了,爸爸的性格受那个年代影响会比较胆小怕事,但有了雷东宝站在她身后,日子就变得很不一样。


雷东宝于宋运萍而言是肩膀,宋运萍对雷东宝来说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贤内助”。“我觉得他们俩是互相扶持、互相欣赏,也非常尊重彼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在我看来非常理想的夫妻关系。”童瑶认为,宋运萍作为一个女人,在遇到事情时即使内心着急慌乱,但表现出来还是很淡定、并想办法主动去沟通解决,这也是她能够成为雷东宝自始至终精神支撑的重要原因。


  ★编剧阐述:这个人物在小说中离世得比较早,我尽量在她离世之前给她加戏。譬如说突出了她把上大学的名额让给弟弟,她卖掉辫子为弟弟买衬衫。重点的改编还包括几次宋家姐弟的戏,比如宋运辉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在树下和姐姐的对话,宋运辉在金州厂工作不如意,被强制放假回家,和姐姐又在同一棵大树下对话,这两场戏遥相辉映,是姐姐对弟弟人生影响的一种概括和凝练。宋运萍和雷东宝的一些爱情戏、撒糖戏也丰富了不少。设计这些戏的目的是想让宋运萍去柔化宋运辉和雷东宝,她是这两个强人身上的刹车片,她也是这两个强人的一种保护,既是他们的软肋,也是他们的铠甲。宋运萍离开世界之后,宋运辉再没有机会向这个世界去表达自己的委屈,但是还好,宋运辉有机会在不断地完善他的人格,宋运萍的离世对雷东宝的影响更大,她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能倾听雷东宝不如意不开心的那个人,是能够替雷东宝在前进当中摔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后去给他疗伤的人。这些伤痕都会影响到雷东宝为人处世的方法,宋运萍可以抚慰他,失去了宋运萍的雷东宝再没有机会去哭了,所以他只能到坟前去宣泄自己。雷东宝从此之后变成了一个执拗的,甚至为了做成自己的事情不惜代价的人,这为他将来的命运悲剧埋下了隐患。


新京报记者 刘玮 编辑 佟娜 校对 赵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大江大河》编剧透露:有个角色充满悲情色彩